【逃犯條例】旅遊業界指港人無心情外出:較03年沙士更嚴重


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示威浪潮至今未緩和,多國對港發旅遊警示,旅遊業首當其衝。有旅遊業從業員團體指,訪港內地、東南亞、歐美旅客及旅行團持續下跌,從業員手停口停,形容情況較03年「沙士」更嚴重。

有接待遊學團為主的中小企老闆表示,由今年七月起已全數取消所有來港學童交流團,本地出外學童交流團只能舉辦兩團,估計影響持續到今年底,最壞打算可能要裁員。

有旅行社老闆表示,港人因社會事件「冇晒心機」外出旅遊的人數急降,暑假的外遊團亦要取消,「就算出咗去又驚返香港有麻煩,都撳住個荷包唔出去啦。」

香港旅遊業僱員總會,香港專業導遊總工會,香港外遊領隊協會,香港旅遊業導師協會,今日(29日)到政府總部請願,要求政府盡快止暴制亂,盡快恢復社會秩序,同時希望政府可以協助支出旅遊業從業員的個人續會牌照的約百多元、以及其車船津貼,此外建議政府開設臨時「旅遊大使」的職位,及設旅遊課程進修津貼,解決燃眉之急。

近日緊張局勢未有緩和,旅遊業首當其衝,接待來港遊學團的廣盈旅行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陳玉琼表示,近年內地遊學團越見蓬勃,團數按年均有上升,但遇到近月連場社會運動卻急速下滑,「七月所有團俾客取消晒,八月份就我主動取消晒啲團,個個團友都係小朋友,我都唔敢叫佢嚟,怕有咩事唔知點做。」

暑假僅兩個香港學生外遊團出發

她説,所有已預訂的旅遊巴、酒店、餐廳等要取消,幸大部分毋須訂金,損失不多,但仍要花費店舖租金、人工等,有一定壓力,「以往做一個暑假有六位數字嘅收入,已經夠一年嘅支出,而家咁樣就有啲壓力。」她說,整個暑假只得兩個香港學生外遊團出發,但遇上八月的機場集會,出入時亦有擔心,「我哋要安排啲同事去定機場睇個情況,要確保啲小朋友全部安全返學校,中途好擔心㗎。」

她續説,踏入九月份,遊學團逐步減少時,公司通常會處理本地屋村團及公司外遊團,但現時同樣受到影響,「好多公司都縮晒皮,以往去歐洲嘅都改去東南亞,去東南亞嘅就去澳門,去澳門嘅直情唔去,其實好多公司都慳得就慳,開始撳住荷包。」

她擔心問題持續,最壞打算可能要裁員,但強調「絕對唔想走呢步。」她又指政府對於他們協助未必太多,極其量協助繳付租金、人工等,但主要是要令社會動盪平息。

另外,香港外遊領隊協會主席陳兆麟表示,以往暑假一個月最少可以處理四個旅行團,今年卻全數取消。他表示,由於員工多數以合約方式經營,不少同業指暑假的人工僅及過去的3分之1,擔心問題持續,現時只能夠當「炒散」維持生計。

此外,他預視10月黃金周問題會持續,稱「現時只有極少團來港」,情況有如當年「沙士」,甚至更加嚴重,「而家係『今日唔知聽日事』,都唔知幾時先完。」他又指內地來港團的影響顯著,「中央聯播日日報道新聞17次,每次都講香港暴亂情況,啲內地人見到點會嚟?好似當年菲律賓咁,香港人都唔會去啦。」他坦言現時部份員工只能夠領取最低工資維持生計,擔心情況不能持續。此外,他提到,自己所接待的旅行團當中,部份為港人外遊團,但其中八月份的台灣團及印度團亦要取消,「佢哋都擔心返嚟香港有困難,都唔敢去,始終去旅行係為咗開心嘅,有閑錢先會去。」

旅議會總幹事陳張樂怡表示,議會所發出的導遊證和領隊證需每三年續證一次,續證費港幣150元,有關的導遊續證前,必須完成持續專業進修計劃的各項要求。她提到,過去接近三個月的示威活動,令旅遊業被備受打擊,嚴重影響從業員的生計,現時政府跟旅議會商討更多實質的紓困措施,暫時未有最終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