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尚未動搖中國世界工廠地位


Omnidex越南製造廠的工程師Vo Quoc Thanh和Nguyen The Do在平陽省的一家合作工廠內監督生產。 圖片來源:LINH PHAM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查看相片

Omnidex越南製造廠的工程師Vo Quoc Thanh和Nguyen The Do在平陽省的一家合作工廠內監督生產。 圖片來源:LINH PHAM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隨着美國和中國陷入一場激烈的貿易戰,越南本應從中受益。但越來越明顯的一點是,這個東南亞國家和其他想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製造業目的地,還需要數年時間。

相比於使中國成為智能手機、鋁梯、吸塵器和餐桌生產強國的專業化供應鏈,越南這類供應鏈的發展程度遠遠不及。在越南亦不容易找到擁有美國所要求安全認證水平和資本密集型機械的工廠。而且,由於全球製造商紛紛在越南設廠以避開美國關稅,人口不到中國十分之一的越南已陷入勞動力短缺。

Omnidex Group負責幫助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工業設備製造商McLanahan Corp.生產大型水泵。Omnidex Group營運主管Wing Xu表示,中國有15年的領先優勢,無論你想要什麼,總有人在做。

Omnidex已經將部分生產轉移到越南,但鑑於模具必須完全重新打造,在礦業用泵所需的80多個零部中,越南工廠至今只有能力加工20個部件。Wing Xu表示:「你不可能把業務遷到越南,然後就指望什麼都能找到。」

商界領袖表示,他們在為美中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之間曠日持久的貿易戰做好應對準備。幾乎沒有企業計劃完全從中國撤出,但那些在中國集中了大量生產業務的企業正急切尋求將業務分散到中國以外的地區。

部分公司正把部分生產線轉移到東南亞國家或其他地區,同時繼續在中國生產產品以服務中國市場和非美國市場,該策略被稱為「中國+1」。另一些擁有大量訂單的公司則希望能說服他們的中國供應商將業務遷出中國。

一些企業高層表示,受此影響,一個新的全球製造格局正開始形成。離開中國的生產業務分散到了其他發展中國家,只有一小部分生產在自動化技術的幫助下轉移到了美國。供應鏈的重新布局可能會讓中國在整個供應鏈蛋糕中所佔份額有所減少,但中國依然佔據了相當大的份額。

新產業集群的形成不會一蹴而就。越南擁有廉價勞動力,但相比中國的13億人口,越南的1億人口規模太小,而且其道路和港口已經擁堵不堪。印度有足夠的人力,但技能水平不夠,而且政府規則的限制也相對較多。戰略顧問公司化險諮詢(Control Risks)駐新加坡分析師Giang Le表示:「每個人都在問的問題是:『我們該去哪兒?』答案並不好找。」

總部位於美國加州的相機生產商GoPro Inc. (GPRO)正將其大部分供應美國市場的生產遷至墨西哥瓜達拉哈拉,同時繼續保留中國業務供應其他市場。總部位於亞利桑那州、生產智能家居科技產品的Universal Electronics Inc. (UEIC)在菲律賓有了一個新的合作夥伴,還在墨西哥的蒙特雷擴大業務。

生產Hoover真空吸塵器的香港上市公司創科實業有限公司(Techtronic Industries Co., 0669.HK, 簡稱﹕創科實業)將在越南建造一座新工廠並擴大其密西西比業務的產能。該公司表示,其在中國的部分生產將至少保持十年。

過去20年的中國模式之所以能取得成功,主要得益於供應商之間都離得很近,這加快了生產速度,降低了成本,並提高了效率。現在,各供應商生產業務的分散可能導致成本上升,交貨時間也可能延長,並使企業需要應對多種稅收和勞工制度。

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專門研究製造業的經濟學家Willy C. Shih指出,企業開始關注複雜的本地含量規則,以越南為例,這些規則規定一個產品需要有多少比例的零部件在越南生產才能被視為「越南製造」。他表示:「良性貿易環境的時代已經結束。」

供應鏈重組正是越南一直在等待的機會。為應對中國不斷上升的工資,勞動力密集型的運動鞋和毛衣製造業多年前就已遷至越南。韓國巨頭三星已在越南投資數十億美元。越南政府渴望進一步擴大處於價值鏈高端的電子和工程行業。

越南的各個工業園區接到了大量查詢。美國私募股權公司華平投資(Warburg Pincus)支持的BW Industrial Development去年開始建造用於出租的工廠。該公司的設施現已被預訂到12月份。該公司市場營銷主管Michael Chan表示,一些租戶從赴現場查看廠房到簽訂合同只用了短短一周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