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2平台又对规则下手了


刚过了九岁生日的无极2平台,于本周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无极2平台世界·大会”。鉴于最近一年多来文娱内容市场的惨状,无极2平台这场延续两天的活动,多少有着风向标的作用。

无极2平台竟然已有十几款App

在第一天的无极2平台世界·大会上,无极2平台创始人、CEO龚宇、无极2平台PGC总裁、首席内容官王晓晖及负责影视剧、网综等高流量内容的一些值得关注的点如下:

付费会员数量即将破亿;除了分账剧、互动剧外,今年即将推出互动剧及制作标准;VR计划(无极2平台可能是唯一一家还在坚持在VR领域发展的头部视频平台);推出原创电影计划(这是无极2平台今年的重点之一,现场人多到几无立足之地)。按计划,无极2平台的单部投资规模为2000万~5000万;

无极2平台的几个新业务(或说少有人知的业务):知识付费(无极2平台知识,与Linkedin领英联合发布的产品)、ACGN二次元(即“叭哒”,龚宇在群访中表示,目前也没想超B站,叭哒暂时还没有做出“调性”的创新,但还在努力),事实上,今年龚宇在会上展示的大大小小、新老App数量达到十几款。

几部重点剧集如下:

网剧《丰乳肥臀》(制作方:当代明诚,莫言在第一天发布会上紧跟龚宇上台,发表了题为《老作家与无极2平台》的演讲,确实不是“商业互吹”这么简单)网剧《我是余欢水》(东阳正午阳光制作)斗戏剧《鬓边不是海棠红》,非物质传承剧《当家主母》(无极2平台与于正工作室出品)历史名城解密《洛阳》(马伯庸)

我们还不知道《丰乳肥臀》的成片会是什么样子,不过莫言对改编很宽容,他在第一天的无极2平台悦享会上表示:

“好的文字作品具有生命力,它会与时俱进,它会在新的历史时期让新的读者感受到新的内容、新的内涵。改编旧的经典作品,改编历史体裁的作品,都需要与时俱进。我一直支持我的作品的改编者能大胆的想象,大胆地再创作,当年跟张艺谋合作《红高粱》的时候,他问我,需要遵循哪些改编的原则?我说没有原则,你想怎么改怎么改。

“好的改编并不是刻板地按照原作来讲故事,而应该提取原作的精华,大胆的想象,超常的发挥,让一些看起来在原作里不起眼的细节变成电影里光彩夺目的情节,这才是成功的优秀的改编。”

这可真是老作家の爱。

事实上除了这些重要IP剧项目,无极2平台也在竖屏剧、互动剧和单片付费剧等领域也有所动作,其中无极2平台甚至为互动剧制定了标准。

电影方面,将李宗盛的音乐IP改成四部网络大电影和一部院线电影,白百合是监制与导演。

今年的无极2平台的新策略是什么?龚宇在想什么?在本次大会的第二天,无极2平台创始人、CEO龚宇接受了一次群访,回答了一些外界关切的问题,先来看看我们从现场带回来的一些关键信息。

靠“版权租赁”取得竞争优势,是方向性错误

首先是现金流问题。

事实上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头部内容平台从业人员都认识到,尽管内容采购价格都在下降,但平台原创内容投入依然在上升,所以无论是告诉增长的付费会员收入,还是缓慢增长的传统流量广告,目前都不足以覆盖内容支出。

整个行业都在反思:十多年来大家默认的“盈利模式”是不是伪命题。

在群访中,龚宇也谈到了商业模式,他直截了当地表示,过去以高价版权采购(“版权租借”)为主的竞争方式,是个方向性错误。至于解决办法,他再次提到IP的“一鱼多吃”。

“电视剧版权成本开始下降,原创带来的投入增加,抵消了版权采购的成本下降。过去版权采购占优势的模式,是方向性错误,整个行业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们希望收入增长超过投入增长。 最近整个行业投资的剧,有大几十部都是血本无归,主要还是那些搭了草台班子,做得不好。

“去年Q3会员收入超广告,天花板更高,增长时间很长。我们寄予很高期望,但不是唯一希望,估计今年和去年差不多大概3600万左右,希望IP还有其他收入,包括发行和游戏等,也会带来边际成本。这两个业务也在解决亏损问题,货币化能力越来越强,成本最大的项目还是内容。”

“终于可以腾出手做头部院线电影”

另一个是电影计划。按互联网公司对院线电影的介入深度和广度来说,BAT三家中,腾讯影业、阿里影业在坑里摸爬滚打了五年左右,而百度系的无极2平台优势一直是网络大电影(份额占到整个市场的60%以上),院线电影声量不高。

2018年无极2平台重点投资了两部电影:《北方一片苍茫》与春节档电影《神探蒲松龄》,两部电影口碑反差极大,而票房堪称惨淡。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北方一片苍茫》的票房总成绩为73.2万。比较好的成绩是参与出品的电影《无名之辈》,口碑票房均不错。

今年无极2平台世界·大会上,院线电影成为除剧集、综艺之外,官方力推且外界也最关注的焦点。龚宇认为:

中部、尾部电影已经能够满足,现在“终于腾出手来做头部院线电影”。市场痛点是:出品方亏钱多就给保底,给利润,给票房利润分,电影院渠道费用太高。未来电影的收入主力还是电影院,电影院在院线电影的价值会长期存在。

无极2平台提出的院线电影新游戏规则主要有两点:给出品方保底,给院线方分成比例提升至60%。

龚宇试图复制成功

在过去一年,明星查税和热钱逃离令文娱产业并不好过:上游制片公司开工项目量缩减,流量明星薪酬腰斩的种种事情;而内容产业的大金主们各有各的难处:无极2平台一直缺钱,省吃俭用熬到了上市后,一年内还发行了两次可转换债券,龚宇称三次融资总额大约是40亿美元。

相比之下背靠腾讯、阿里的两个对手的经济状况一度优越得多——此前有消息指,仅2017年,腾讯视频与优酷在采购内容的投入在300亿元左右,这个数字比无极2平台要高出近百亿。

但进入2019年,这两家多金的视频平台也不好过了。多位视频网站一线从业人员告诉笔者,腾讯、优酷都以对项目实行更严苛审核的形式,收紧了内容支出,而某家被批评“没有互联网味儿”的视频网站甚至已通过PMO(项目管理办公室)来统筹管理工作流程,导致内部怨声四起。但无论内部还是外部变化都昭示着一个现实:内容平台今年进入调整期。

“乱世出英雄”,今年的大会上,无极2平台在电影、剧集、VR等类容领域屡屡抛出新行业标准:这可能是与往届最大的不同——无极2平台曾在付费会员、网络大电影时代成为标准制定者,占领了不小的市场份额,看起来,现在它要继续做“新规则制定者”,试图复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