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黑帮老大,一个刑案律师,亲兄妹为什么会走向彼此摧毁的结局


一个黑帮老大,一个刑案律师,亲兄妹为什么会走向彼此摧毁的结局一个黑帮老大,一个刑案律师,这对亲兄妹却不得不走向彼此摧毁的结局
他们是从小相依为命的亲兄妹,却在成年后走向两种截然不同的的人生:
一人成了影响力荷兰黑社会的传奇,走私、绑架、勒索甚至谋杀,却还被人看做偶像;
另外一人,却成为剑桥高材生,当了刑事律师,为了“背叛”放弃自己的职业…
曾经相依为命长大的两兄妹,如今却因为背叛反目成仇,甚至扬言要致对方于死地,
而给了哥哥致命一击的妹妹,却坦言依然还爱他…
这一家人的故事,充满了黑帮电影的气息:
暴力、阴谋、戏剧。和悲伤的结局….
【在充满暴力的家庭中,我们是亲密无间的手足】
1958年,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个酿酒厂工人家里,有个小男孩出生了。
这是夫妻两的第四个孩子,工人夫妇给他取名字叫Willem Holleeder,希望他能健康成长。
过了8年后,工人夫妇又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叫Astrid。
家里孩子很多,但Willem从小就和Astrid特别地亲近,兄妹俩感情非常好。
但是,兄妹感情好并不能弥补这个家庭本身的缺憾。
父亲一直都有酗酒的问题,甚至还因此弄丢了自己的工作。
但对家人,他依然是一个充满了控制欲的严格到变态的父亲:
他有时候会强迫Astrid吃东西,吃远远超出她自己食量的食物,不管她到底难不难受;
甚至会在Astrid生病后不舒服时,让她吃自己的呕吐物。、
在这种家庭环境中,Astrid只能常常和哥哥Willem求救。
他们保护着彼此,分享各自的问题和痛苦。
酗酒暴力的父亲引起的问题,不只是让Astrid吃呕吐物那么简单。
慢慢懂事后的Astrid发现,自己的几个哥哥们都参与了当地的街头帮派,加入了荷兰的黑社会。
而Willem在进入青春期后,也随着年长几个哥哥的脚步,进入了黑社会。
作为家里的小妹妹,Astrid无法改变哥哥们的选择,但好在哥哥们也无意将这个小妹妹带上黑道。
所以在Willem在街头与人打架斗殴、勒索抢劫的那些年里,
Astrid却有幸过着相对平静的日子,正常地生活、上学等。
兄妹俩并没有因为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而疏远,依然是彼此最亲近的人。
但童年亲密无间的兄妹时光,终究还是因为成长和离开家庭,逐渐远去了。
成年后的世界,要比童年残酷得多。
【涉嫌绑架勒索3500万荷兰盾,哥哥成了荷兰最有名在罪犯!】
Willem既机灵又大胆的处事风格,让他在当地慢慢成为了一个颇有威望的小头目。
陪着他一起慢慢混社会的,还有他的好同学 Cor Van Hout。
两人因为都在帮一个地主当打手而成为好朋友,
两人平时在一起,小偷小摸、街头抢劫之类的事情没少干…
这种在“江湖”中磨练出来的友谊,让Hout深得Willem信赖,
两人不仅自己走得近,也让两家兄妹走得近。
最终,Hout还娶了Willem的姐姐Sonja为妻。
Willem从此成了Hout的小舅子,Hout成了Willem的姐夫,两人在一起合作起来更加亲密无间了。
这两个哥们加上Willem这些年里积攒的黑道人脉资源,黑道事业越干越红火。
曾经替人当打手,在街头小偷小摸、敲诈抢劫的事情,已经不足以吸引两人了。
他们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本着要做就做最好的思路,
把勒索的目标定为了荷兰酿酒帝国喜力集团的老板Freddy Heineken身上。
1980年代,Freddy Heineken作为喜力集团的继承人,可以说算得上是荷兰最有钱的人了。
所以当Willem、Hout和另外两名同伙在阿姆斯特丹把这位继承人绑走后,
他们向喜力集团背后的家族提出了天价赎金:3500万荷兰盾。
这笔钱如果放在今天,相当于1250-1500万英镑,也就是1.1-1.3亿人民币。
而Freddy的家族最终也的确为了保住他的命,按照Willem的要求迅速交了赎金。
(这场绑架后来被改编成了2015年上映的电影《惊天绑架团》)
曾经开除了自己父亲、导致父亲失业的酿酒集团,
如今为了买继承人的平安,按照自己的要求乖乖交出了巨款!
也许这次绑架对于Willem来说,带来的不仅仅是金钱上的满足感吧。
但是Freddy家族也不是闲着的:当人质找到后,他们选择了报警。
而Willem一行人,则选择逃到巴黎去藏起来,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成功勒索了喜力集团3500万”的消息随着警方抓捕行动传开后,
Willem迅速成为了 荷兰最有名的罪犯….
警方找不到Willem本人,却能够很顺利地找到Willem的家人,包括Astrid。
于是,1983年时,17岁的Astrid因为和哥哥关系亲密,被警方也列作犯罪嫌疑人逮捕了。
和她一起被捕的,还有Willem的姐姐,Hout的妻子Sonja。
不过经过一番调查后,警方确认,这两个看似和罪犯最亲密的女孩,是真的对绑架一事完全不知情。
所以调查清楚后,Astrid和Sonja都被警方无罪释放了。
(小时候的Astrid)
但最终Willem并没有能够逃脱追捕:
法国的警方在接到消息后,最终在巴黎抓到Willem和Hout,
并把他们关进监狱,随后才开始和荷兰警方进行交涉。
三年多后,也就是1987年,Willem和Hout被引渡会荷兰接受审判:
两人最终因为绑架勒索罪名成立,被判入狱11年。
11年的牢狱生活,能让哥哥们回头是岸吗?对于这个问题,Astrid心中也没有确切的答案。
此时的她已经21岁了,是一名法学生。
也许因为哥哥的缘故,她开始把学习的重点放在刑法上。
她学习成绩很好,因此还获得了到剑桥大学进行深造的机会。
在此期间,她一直坚持和在狱中的Willem保持联系,Willem也开始有机会和Astrid吐露过去这些年里他所经历的一切。
他把Astrid看做是自己最信赖的人,分享了各种秘密。
兄妹俩并没有因为行为处事价值观的不同而疏远,Astrid依然爱着哥哥,希望他今后能过得更好…
1992年,Willem因为在狱中表现还不错,在监狱服刑五年后缓刑出狱。
此时的Astrid已经大学毕业,并成为了一名年轻的刑事律师。
兄妹俩都算是真正的长大了、成熟了,生活中的风浪看似都过去了。
然而,风浪总是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已经在酝酿中了…
【接连四人死亡都和Willem相关,谁才是幕后黑手?】
作为刑事律师,也许在Astrid心中服刑意味着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服刑结束也意味着人生新的开始,
但对于Willem来说,事情完全相反:服刑不是认错,而是蛰伏、是积蓄力量。
因此,在监狱的五年里,Willem并没有真正打算金盆洗手浪子回头,
而是在监狱里继续扩展自己的力量:被困时能成为监狱大佬,那出狱后也更成为黑帮领袖。
所以出狱后,Willem继续自己曾经的“黑道事业”。
只是他的手法变得更精妙了….
2000年,Willem与房地产商Endstra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表面上看似乎是你情我愿地一起做生意,但实际上却是Willem却因为抓着Endstra致命的把柄,
通过各种手段不断敲诈勒索Endstra。
光是从2000到2004年期间,Willem就从Endstra身上获取了数百万欧元。
但这种情况没有持续下去,原因很简单:Endstra遇害了。
原来,2003年底时,出了一件“大事”:
长期以来陪在Willem左右的姐夫Hout突然死了,而且是被人谋杀的。
凶手到底是谁,警方一头雾水。
就在这时候,之前一直被Willem敲诈的Endstra悄悄联系了警方,说自己知道内幕实情:
Hout就是Willem下令杀死的,Willem至少还涉嫌25起谋杀案,你们快调查调查他!
Endstra的做法,事后看起来也很容易理解:
长期被Willem压榨勒索,现在警方要查他,自己帮助警方把他逮捕起来,不就也是让自己解脱吗?
然而,还没有等警方来得及把Endstra的证词正式记录下来,
2004年初时,Endstra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附近被枪杀了。
(Endstra和Willem)
这时候,被Endstra死前提醒过的警方更加怀疑Willem了:
这是灭口!是消灭证据和证人!
就算不是Willem亲自动手的,也一定和他的命令有关!
但是光是凭空推测和怀疑并不能判刑,当初找到这条线索的关键证人又死了,
所以警方也只能在询问结束后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危险的Willem又放出去。
不久后,这样“刚找到证人证人就被杀了”的情况又出现了:
2005年11月,又一名可以充当证人的知情人士在泰国被枪杀。
但更多的犯罪,就会留下更多的痕迹,世界上没有真正完美的犯罪,警方也没有放弃追查。
终于,在2006年,一个叫做 Thomas的证人,主动向荷兰警方对Willem曾经的犯罪行为做出了正式的指控。
虽然在同年4月,Thomas就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家酒吧被谋杀了,
但他生前正式提交的证词,已经被警方被记录在案,成为抓捕Willem的有效证据。
【荷兰的‘世纪审判’:媒体的报道是偏见,关键证人突然死亡?】
就在一个又一个证人接连遇害后,Willem最终被警方送上了法庭。
然而,就和抓捕Willem中遇到各种阻挠一样,法庭想要给Willem定罪也十分困难。
首先,Willem的律师认为,媒体在报道中把Willem描述成荷兰最可怕的罪犯,是一种偏见,这种偏见严重地影响了舆论和案件的调查。
然而,被指责的媒体也迅速反击:
这名律师之前就是Endstra的律师,他的身份在本案件中非常敏感,不适合担任被告律师。
迫于舆论压力,律师辞职,案件的进展受阻。
第二,在审判期间又发生了一起证人死亡事件。
控方证人律师Zeeger,是证明Willem的确曾经在2000-2004年之间,敲诈勒索了Endstra数百万欧元的关键人物。
能够确定这一敲诈行为,才能更好地解释后来Endstra和Willem闹翻,告发不成反被谋杀的事情。
但就在Zegger证词发布一周后,他本人就突然意外过世:死因是服药过量。
这已经是第四名在作出对Willem不利证据后意外死亡的人了。
这下,想要控告Willem涉嫌谋杀Endstra,又少了一个关键的证人。
就这样,案件的审理因为各种意外而变得格外困难,
期间还因为Willem被证明健康有问题,需要接受心脏手术而耽误了一段时间。
于是,在经过一年多的审理之后,
法庭没能判处Willem谋杀罪名,而是以勒索敲诈的罪名,判处其服刑9年。
这一被人们看成是“世纪审判”的大案件,就这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Willem
也许对于曾经的Astrid来说,能够看到哥哥被从轻处罚是不幸中的万幸。
但2007年时,对于已经41岁,有了儿女,从事律师行业多年的Astrid来说,
Willem已经不再只是自己的哥哥了,而是一个没有得到真正审判的人。
别人不清楚,但是她作为妹妹是知道的:那些死去的证人,都和Willem脱不了干系。
但是,就算如此,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继续作为Willem的妹妹,装作不知道真相的样子,一心盼着他出狱?
Astrid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自我怀疑….
【不知悔改的罪犯变成了英雄,除了手铐谁也束缚不了他】
2013年,Willem在服刑五年多后,再次获得缓刑。
这次,他出狱后并没有因为害怕媒体指责“提前出狱”而选择低调,
相反,他甚至开始主动接受采访,出现在电视上,讲述自己的“江湖岁月”。
甚至还与荷兰说唱歌手一起出了 一张名叫Willem的唱片,在荷兰大学里巡演…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Willem还真的挺受欢迎的。
这样一个混过街头、混过监狱、绑架过富豪、涉嫌各种罪名最后又都全身而退的人物,
对于很多不懂事的年轻孩子来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这时候各种政客出面开始谴责Willem,
觉得他的曝光做法就像是要成为一个邪教头领一样,会带坏那些未成年人们。
但越是有人批评,Willem就越是受到关注。
2013 年,Willem还和一个摩托车俱乐部的创始人合作,担任了集团阿姆斯特丹分公司的副总裁职务。
他甚至在2012年9月-2013年3月期间,在一本荷兰杂志上开了自己的每周专栏,专门给大家讲故事…
看起来,Willem坐了5年牢,不像是去受苦了,
反而有种“去镀金”的感觉…
哥哥的一切行为,都让Astrid深感担忧。
她知道,哥哥享受着曝光率和别人的崇拜是不对的,因为他并没有真心悔过,反而洋洋得意。
而且更严重过的是,Astrid知道,这次出狱后的Willem并没有真正的收手。
他依然在干着从前干的事儿:绑架、勒索、敲诈、参与走私交易等等。
他没有收敛,他的名声甚至只是他犯罪的保护色。
警方也知道Willem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以出狱后一直盯着他。
于是,在2013年5月时,因为Willem再次涉嫌敲诈勒索,
警方组织了一次动用了450名警官的大型追捕行动,把Willem再一次捉拿归案。
这一次,不能再放走他了!
【用藏在胸口的录音笔,把哥哥再次送进监狱】
但在2013年6月,Willem再一次因为警方缺乏证据而被从监狱里释放。
Astrid此时已经不是担忧,而是恐惧了:
在哥哥被抓捕后,Astrid来到监狱看望哥哥。
从Willem的言谈和吹嘘之中,她突然意识到,当年指使人杀死姐夫Hout的人,正是Willem。
这一发现让Astrid不寒而栗。
如果哥哥当初可以为了保命,杀掉自己出生入死多年的好兄弟Hout;
那他俨然是一个没有底线了的罪犯了:
会不会哪一天他担心自己把秘密泄露出去,也下达杀死自己的命令?
(年轻时候的Hout和Willem)
看着从监狱出来的哥哥,依然不知悔改,Astrid绝望了。
她知道,现在自己做什么、说什么都不可能让哥哥浪子回头了,
她知道,能够阻止哥哥继续为非作歹的方式,是让他真正地带上手铐。
但作为律师,Astrid知道光是自己的怀疑和证词是不足以让哥哥定罪的。
如果这时候贸然向警方揭发哥哥的罪行,可能会和从前哥哥多次逃脱指控那样,
除了给他增添多一个“敌人”,别无用处。
于是,这次Astrid决定自己亲自去挖掘证据:她要让Willem亲口说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
做出这个决定前,Astrid十分的忐忑。
她一遍遍问自己的女儿,自己这样做、背叛哥哥到底该不该?
而女儿只能一次次地安慰她:如果你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那就不要犹豫吧,我完全支持你。
此后的一年多里,Astrid表面上还像是从前那样平静的生活,和哥哥来往、聊天。
只是,她每次都会悄悄地记录哥哥的各种言行,希望能够找到他犯罪的关键证据。
最后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和哥哥聊天时,用录音笔悄悄录下他吹嘘自己过去犯罪的那些话。
但哥哥混黑道多年,任何放在房间里的录音设备都很容易被他发现。
要是被他识破了,自己就完了。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Astrid只能每次都把录音笔藏在自己的内衣里,避免被哥哥察觉。
于是,就这样Astrid默默记录下了数百个小时Willem聊天的片段,
其中不乏他承认自己勒索、谋杀等罪行的言语....
2014年,在感到证据都收集得差不多后,Astrid把所有的录音都递交给了警方,
成为警方再次起诉Willem的罪行的关键证据。
警方以绑架、谋杀罪名逮捕Willem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亲妹妹出卖了。
怒不可遏的他,甚至从监狱里放话出来,要派人来杀了她!
但Astrid并不害怕:她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早已为这个结果做好了心理准备…
因为Astrid提供的证据,警方终于以谋杀罪名,将Willem逮捕。
一直到今年9月,关于Willem的案件还在调查中,他因涉嫌至少参与5起谋杀案,依然被警方监禁着。
他的审判预计将持续到明年,一旦定罪就会面临终身监禁,到时候Astrid或许会出庭作证。
兄妹俩,将作为被告和控方证人一起出现在法庭上,不知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我现在生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借来的, 我背叛了他但我依然爱他】
从2014年把哥哥再次送进监狱后,Astrid的日子并没有如释重负。
她作为多起谋杀案罪犯的关键人物,已经被警方当做证人保护了起来,住在安全屋里,
出门会乘坐防弹汽车,还会给自己戴上假鼻子等进行易容。
但她认为,哥哥已经在派人追杀她了,自己迟早会死于哥哥的复仇。
“我知道,我现在的每一天,都是借来的时间。无论Willem最终会得到什么样的审判,他都不会放过我的。”
“我现在只是为了家人的生存而活着,因为只要我还活着,Willem就不会追杀我的家人。
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是那个最终背叛他的人。
Astrid有个美丽的女儿和两个孙女,女儿还是荷兰有名的模特和主持人。
她知道,女儿的知名度很高,也没有参与进来Willem和自己之间的恩恩怨怨,所以只要自己还活着,女儿和孙女们就是安全的。
(Astrid的女儿,右)
现在,在等待Willem的审判中,
Astrid把自己所经历过的这一切写成了书出版了,名字就叫做《犹大》:
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尽管听起来很矛盾,尽管给了哥哥致命一击的人正是自己,
但Astrid觉得自己依然是爱着Willem的。
因为这种无法放弃的爱,所以尽管Astrid有各种正义的理由为自己辩解,
但面对自己,她也难以原谅自己的背叛....
当年亲密无间的两兄妹,如今反目成仇,
一人放弃了事业和安定的家庭,让自己的余生都可能在危险中度过,
而另一人,将面对更漫长的牢狱生涯...
曾经的爱与信任,都因为一次次让彼此失望而瓦解,
或许这一切,从当年Willem走上街头加入黑帮起,就已经注定了吧...